当前位置:

陈虹:岁岁年年柿子红

日期: 2020-12-23 12:31:37来源:宜昌市昭君文化促进会
字号: [ ]

  作者:陈虹

  敞亮的鸡鸣唤醒了深秋的庭院,虽有几分凉意,但是打开房门,掀开窗户,映入眼帘的柿子红将阳光的温暖反射到了每个角落,空气里全是柿子的香甜!

  原来,又是一年晒柿饼柿皮的日子。


配图:袁选国 摄

  那是小时候,一到晒柿子的日子,庭院里就会忙个不停。奶奶会将大筐大筐的柿子拎出来。奶奶个子大,从不因此而叹气。然后就拿出板凳,坐在柿筐围成的空挡里刮着柿子皮。柿子在筐里堆成了红色的山,落下的柿子皮在地上成了红色的花,奶奶的脸在阳光柿子的映照下成了红色的笑靥。这时妈也会来帮忙,把奶奶刮好的柿子直接切成片儿,铺在筛席上。偶尔我和哥也会帮忙铺一铺。但是我更多的是喜欢挑选软些的柿子片放在嘴里,那也会有甜汁,但顿时嘴里也会有一股涩味,吃的我嘴里直泛清水,到了晚上便艰难地拉出羊屎豆儿。为了不让我们吃柿子拉不出大便,奶奶一边忙活,一边给我们挑熟好的柿子,串在一根竹篾上。那串柿子在阳光的照耀下,汁水越发饱满,吃进嘴里满脸都是红色的果浆,真是甜!奶奶便嗔怒道:“那张嘴何必歇哈子,糊得跟画虎子样!”说完奶奶转身就把满筐子的柿子片大把大把地撒在晒席上,空气里弥漫着柿子的香味,阳光下闪耀着柿子的灿黄,而奶奶侧过的肩胛和脸庞勾勒出美丽的光辉,连飞扬的发丝儿也黄灿灿的。 

  后来我的小岳儿出生了,每到金秋也会时常带着她回到奶奶家。看着挂满红果的柿子树,小岳儿总是仰着头,用手指指着红嘟嘟的小嘴儿,对着太阳眯眼说:“太太,果果,岳岳吃!”奶奶便会笑着说:“哟,多好的果子,太太给你摘!”于是灿阳下,奶奶佝偻着背,拿着一根长竹篙,将它伸向最高的枝头,夹住最红最大的柿子,双手在下面左右微摇竹篙,一串柿子就轻易地被嫁接到竹竿上,迎着阳光,这柿子就像盛开的几朵大红花。奶奶慢慢收回竹篙,生怕柿子掉下来摔烂了。取下柿子,奶奶双手捧着,就像捧着小岳儿的嫩脸蛋儿,满脸笑容地递过去。“哇!果果!”岳儿露出洁白的牙齿双手抱着大柿子分外满足,脸庞在柿子的映衬下泛起红晕。奶奶摸摸岳儿的嫩脸,此时她脸上的使劲儿后的红晕还未褪去,只是在阳光下她的笑脸显得格外有光泽。那天,孩子的嫩脸儿,奶奶的笑靥,都在满树的柿子里开了花! 

  可惜,今年打春起,奶奶就卧病在床,那透着红光的脸颊连柿子红的日子都未等到,就和残弱的身体一起消逝在生命的尽头。秋天里,我们回去上坟,田垄边的柿子就像灯笼般挂满枝头,尽惹得那些乌鸦兴奋不已,嘎嘎直叫。我便顺手摘下最下边的大柿子,放在坟头。“奶奶,我来看你了。”此时,又红又亮的柿子竟比那鲜艳的祭品显得更自然更亲切。 

  岁岁年年,柿子红又红,偶尔我们也会回去做些柿饼和柿皮。场院里,阳光正好,微风不燥,我仿佛又看见奶奶双手端着堆满柿皮的筐子,笑着从大门里走出来…… 
 

  作者简介:陈虹,兴山县昭君镇初级中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