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吴绪久:行舟岂畏水流湍

日期: 2020-02-29 14:15:00来源:宜昌市昭君文化促进会
字号: [ ]

  行舟岂畏水流湍一一庚子年雨水日随记

吴绪久

  今天天气很好,加之昨晚睡得也很好,零点刚过便上床去睡,而一觉醒来,七点多了,你说好不好?真有点好吧。在当前疫情这么严重的时刻,能放松去睡,作为一位独宅家中的古稀之人来说应该是非常满意了。开始封城时,心里总是忐忑着,想睡好是很难的。这些天不断有好消息传来,除了湖北,其他省份新增病例是连降几天了,我们宜昌除了城区有新增病人外,其他都是零增长了。大概,这些让我的忧虑也释放了许多吧。不然,怎么能安心去睡呢!所以,今天的心情也还算不错的。起床后,便去关心那些铺天盖地的防控疫情信息了。可是,后来电费通知单来了,我一看,竟大吃一惊,呀!这么多呀!是往常的几倍了!看来,这独宅的近一个月,电量也跟着我吃亏了!不过,细细想来,也应值了。一线那么多将士们正舍生忘死地没日没夜地战斗着,他们连生死都没顾了,你还去计较这个电费,多可鄙呀!你去不了一线,宅着,电器都得启动,自然电量得上升啊!好的,只要疫情下降,早日消除,那是最好的了,多用点电费也值了!

  唉,不说这事了,还是来说说一首诗吧。其实,这二十多天里,虽然不能去一线,但心里总时时记挂着前方的勇士,时时关心着防控的局势,时时也想着能为抗疫阻击战,攻坚战做点什么。潜意识里都在抗疫。不是么?先来读这首诗吧,我写的。我前天偶然读到朱君的一幅画《西陵峡韵》,有些感受,便即兴占了一首诗:

  气势混茫山势雄,

  西陵峻峡傲蒼穹。

  行舟岂畏水流湍,

  至喜亭前芳意浓。

  这画,是一幅西陵峡行舟图。这诗自然就是配图诗了。一些朋友起初也是这样认为,点赞的不少。然而,这诗不仅仅在写西陵峡啊,朋友,这诗是在为抗疫助力呀!

  写了这诗后,这两天再读来,好像越来越喜欢似的。看字面,是写西陵峡,是写行舟的,不假,写了西陵峡的气势,那种劲拔峭峻的非凡,那种雄浑恢弘的壮美,写了那种行舟的艰辛,那种奇险,还写了出峡后的无尽喜悦。大家都知道,至喜亭就是欧阳修当年为行舟人而修的,“舟出峡,至此而喜”。出峡后有种释放的欢快,更何况至喜亭前还有着浓浓的芳意哩!这芳意,谁能说不是行舟人的心情写照哩!是的,这诗,我的自我感觉是良好的。但是,我更觉得,这诗还不仅仅在写西陵峡吧,还应该是当前我对抗疫的赞词和呐喊!大疫当前,我们宜昌承受着巨大的冲力,然而,我们有着西陵山势般的坚毅,而傲然地挺立在天地之间,是不会屈服的,只要我们同舟共济,奋桨力楫,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!有什么险滩不能闯过!有什么湍漩不能冲破!我们一定能拥抱至喜亭的!我们一定会享受那浓浓的芳意,那是我们胜利后的不尽喜悦!至喜亭是我们宜昌人胜利的特有标识,至喜亭前的芳意就是我们宜昌人用力与血写就的春色!那种“浓”唯有这个特殊的时刻才能真正体会!朋友,你说呢?况且,还有大爱的福建人民来支援我们了!“福临峡江,宜建宜昌”!因而,我特地去做了两幅书法,以存纪念了。

  朋友,这诗“你读懂了吗?”真的!“行舟岂畏水流湍”,尽管峡水是湍急的,古往今来,又有几个行舟人畏惧过!“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”,唐代的李白就有如此吟唱,更何况今日的我们!努力奋桨吧,顽强搏浪吧,“至喜亭前芳意浓”,胜利一定属于我们的!大疫当前,齐心协力,焉有不赢之理!至喜亭在召示,曙光就在前面!是的,曙光,明媚的曙光必定到来!

  再者,今天是雨水节气,是新春的第二个节气,雨水节至,万物渐苏,自然让我们更多了些憧憬。今天,我还知道《红磨坊》,《宜昌昭君文化网》,《宜昌作家》相继发出了我的《坚毅之春一一梅图词》,有更多人感受了那诗与画,为抗疫尽了我的一点微薄之力,当然,这里得向这些编辑朋友说一声谢谢了!为了早日打赢这场防控攻坚战,让我们“心共心印,手把手牵”,攻克时艰,拥抱朝阳吧!相信吧,“至喜亭前芳意浓”,那是属于我们的!属于宜昌的!属于武汉的!属于湖北的!属于我们全国人民的!好吧,朋友,“芳意浓”的时刻即要到来!

  为此,还是再写一首小诗去迎接这一天吧:

  雨水生情时也娇,

  渐苏万物初窈窕。

  同舟奋桨斩汹疫,

  歌满九州响九霄!

  一一把握的是时机,决胜的是毅力。请一定相信这一天不远了!